九州春秋

orz明年七月见

【魏文帝·手札合写】翩翩我公子

遥遥栉漓:

曹丕,字子桓,生于乱,长于军,四十年风雨飘摇,人生如寄,怀忧千载。黄初七年,他回到洛阳的宫殿,五丁巳月日病逝,按其生前的文告,不树不坟,葬于首阳陵。


他是个普通人,在乱世以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演绎着人类的悲欢离合,日月星辰的轨道已无法守成,盈仄不看天意而在人愿。曹丕行走在倾塌的宇宙天穹下,他有壮怀,他有隐忧:他奇异地在汉末那个儒家崩坏的年代重振礼乐;他采用九品中正拉拢最具威胁的门阀势力。


他是个守成的君王,他是个理性的诗人,但涂抹不去的是他不为人所称赞的真实。


曹植很了解他,“翩翩我公子,机巧忽若神。”


 


 





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


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


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


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 


尔独何辜限河梁? 


                               ——《燕歌行·其一》



【米瑟】@米瑟瑟瑟瑟 
看到@遥遥栉漓 太太的lof就马上回应了想要和各位一起写合札,是十分荣幸开心的事情。说起丕丕的诗就马上写了《燕歌行》,把这首写掉了觉得有点狡猾呢这首大抵是很多人都很喜欢的一首,当初第一次读的时候算是改变了子桓之前在我心里的印象,体现出来温柔和细腻的一面。帝王中善于细微又缱绻的表达情感的除了南唐二主以外应该就是子桓了,会写分别的夫妇之情,闺怨之感,会把司空见惯的小情感小心翼翼地发现,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地捧起来收好,大抵这就是诗的子桓。



 



漫漫秋夜长,烈烈北风凉。


展转不能寐,披衣起彷徨。


                        ——《杂诗》



 



 



千骑随风靡, 万骑正龙骧。


                          ——《黎阳作》



 



 



观兵临江水,水流何汤汤。


戈矛成山林,玄甲耀日光。 


                    ——《广陵观兵》


 



 


【酒酿圆子】@葡萄酒酿小圆子 
free talk的话……我不知道说啥,就四个字:丕丕本命



 




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 
郁陶思君未敢言,寄声浮云往不还。 


                                ——《燕歌行 ·其二》



 


【谀词】@谀词 
第一次见到曹丕这个名字规规矩矩用墨印着,是小升初的一本语文常识书上。
大概是——第一部文学批评专论:《典论•论文》 曹丕
第一印象,这个人一定很严肃吧。
然后受三国游戏和中二病的影响,感觉他就是个霸道总裁(特别是三杀丕存道辟业皮肤的那个配音一个人去地老天荒什么的…………感觉符合我内心丕形象的是善醉易醒皮肤的配音),直到我知道了,这货写怨妇诗…………
那句很有名的就不码上来了。
然后开始了解这个人,说个人印象吧,他,真的,跟霸道总裁的形象,不会太符合。这是一个听到弟弟叫自己爸爸都会因想到亡父而感伤的人啊。
叶嘉莹先生说,他诗以感胜,一件平常的事,也可以勾起这个文人的思绪,触景伤怀,用他自己的话,就是“高山有崖,林木有枝,忧来无方,人莫知之”。
他是一个心思细腻的文人。他为人很真,凭性子做事的时候执拗得可爱,也爱开些玩笑。他的作品,以闺怨,追思,征战,怀旧居多,当然,大墙上蒿行也很有味道。
啊,这个人太可爱了,是同一时期官二代里最可爱的一个,(。似乎跑偏了,嗯,就这样吧。



 




 



  孟春之月,唯岁权舆。和风初畅,有穆其舒。驾言东道,陟彼城楼,逍遥远望,乃欣以娱。平原博敞,中田辟除。嘉麦被垄,缘路带衢。流茎散叶,列绮相扶。水幡幡其长流,鱼裔裔而东驰。风飘颻而既臻,日掩萲而卤移。望旧馆而言旋,永优游而无为。 


                                                                                ——《登城赋》



【桑泊莫】@桑泊莫 
说到曹二先生的诗文,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可能就是燕歌行吧hhhhh,这次选的是一篇不那么丧(?!)的《登楼赋》,坦白讲我虽然自谓他的文学迷妹粉,却是第一次读这篇赋,抄了几遍,通读下来有点像《归去来兮辞》的疏朗豁达。希望他能获得真正的放松。


 


 



 



 家兄孝廉,自其分也。若使仓舒在,我亦无天下。


                                  ——《三国志·魏书》



 


 



【葡萄大侠】@葡萄大侠 
[我和朋友讲我喜欢曹丕,她们会一瞬间空白然后惊呼,啊那个篡位的……我说不是,不全是这样,他不算是个坏人,只是个正常的君王而已。]
[《魏书》的曹丕写得比《文帝纪》的好,因曹二的性格没法单立出来,不像大家都喜欢的李白苏轼,人物形象直击到光念个名字就有鲜明想法。他不是,曹二不是这样的人,《魏书》里他总是从群像中出现,再从群像中消失,《文帝纪》里是主角却反而模糊,他的性格需要别人烘托,活在曹操曹植的光环下使他近乎融于背景板,但偏偏是这样一个云雾的曹丕,确是独一无二的曹丕。是我喜欢的曹二。]
[估计他隐忍一辈子,表面永远平淡无奇,能说出最悲凉的一句就是:“我亦无天下了”了吧。] 


 


 


 


 



 



在余年之二七,植斯柳乎中庭。始围寸而高尺,今连拱而九成。嗟日月之逝迈,忽亹亹以遄征。昔周游而处此,今倏忽而弗形。感遗物而怀故,俯惆怅以伤情。


                                                                                         ——《柳赋》



 


【遥遥栉漓】


 追随者,好事家。



 



 



东望於邑,裁书叙心。行矣自爱,丕白。
                               ——《与吴质书》




【废红】 @廢紅


 洁净精微——孔子对《易经》的评价,莫名地符合子桓的为人与诗文。
你就是这样的啊,曹子桓。以清冷的目光注视这来如流水去如风的盛衰无常,末了,清泠泠地写上一笔,添数点哀思。
你的诗赋有不尽的微凉,而我走进去,在温柔洁净的秋夜里迷失方向。
即使千载后洛阳石碑都被风化消磨,你也会以你希望的方式,垂休光而照万世。
这燕歌典论,如你所期,悠悠与天地久长。






【——终——】


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180)

© 九州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